星饼脆
通知已关,有事发信
 

《【索瑟】【冰火AU前传】白马王子和银甲骑士》

点击tag Prince and Knight 阅读连载

6. Before the tournament (上)

半夜里刚下过雨,空气里还残存着潮湿的泥土味道。地面上颇有些湿滑,索林的小羊皮靴子上沾了不少泥点,但他丝毫没有注意到。整个埃雷博堡还未完全醒来,在层云之下显得有些灰蒙蒙的,可厨堡方向已经散发出面包和油炸培根的香气。小王子猛咽了一口口水,脚下丝毫没有放慢。几分钟后他就进了马厩,朝着最里面走去:他记得他新得的骏马就在那里。

马厩里比外面更加昏暗一些,昨夜的蜡烛已经在桌上融成了一滩。马僮刚刚睡醒,正打着呵欠逐个清理食槽,放上新鲜的干草。索林直接走到最里面一栏,欣赏地看着自己的新坐骑...

年前复更 进度700/1600
立此存照

《【霍比特人的历史】节选翻译 XIV ii. 作为精灵宝钻的阿肯宝钻 #阿肯宝钻和精灵宝钻的有趣联系#》

The History of the Hobbit by John. D. Rateliff


点击tag阅读 霍比特人的历史 节选翻译 

译者:星饼脆 校对:seven stars

(第二阶段)

XIV. 龙不在场的时候… 

ii. 作为精灵宝钻的阿肯宝钻(part 2)

#阿肯宝钻和精灵宝钻的有趣联系#

[译注]

1.本节讨论的是精灵宝钻和阿肯宝钻在创作过程中的互相联系和演化发展。注意阿肯宝钻不是精灵宝钻。

~~~~~~~~~~~~~~~~~~~~~

从文字学上讲,阿肯宝钻一词的词根...

搬家收拾出一张朋友去新西兰霍比屯玩给我寄来的明信片~邮票瞩目XD

(然而那时我并没有入坑

《【索瑟】【冰火AU前传】白马王子和银甲骑士》

点击tag Prince and Knight 阅读连载

5. Stay on the horse (下)

埃雷博堡内首相塔的小厅中人声鼎沸,远道而来参加比武大会的贵族们正与国王飨宴;除了都城的权贵,今日上座之宾还有铁群岛的首领与河湾地之主。王后舞厅已经很难容下逐日增多的客人,自今天起,国王将每晚在此举行宴会,直到城外场地华美的帐篷搭建完毕为止。

铁王座的王储呷了一口酒,半心半意地听着耐恩.葛雷乔伊公爵大讲他如何指挥他的舰船穿越风暴死里逃生的故事。

“‘划呀!’我朝我的桨手喊道,‘还在等什么?桅杆都折断了,你们还在指望这浪头能直接把咱送回派克城吗?’整条船从浪尖滑到涛底,发出吱嘎声,令...

《【霍比特人的历史】节选翻译 XIV ii. 作为精灵宝钻的阿肯宝钻 #阿肯宝钻和精灵宝钻的有趣联系#》

The History of the Hobbit by John. D. Rateliff

点击tag阅读 霍比特人的历史 节选翻译 

译者:星饼脆 校对:seven stars

(第二阶段)

XIV. 龙不在场的时候… 

ii. 作为精灵宝钻的阿肯宝钻(part 1)

#阿肯宝钻和精灵宝钻的有趣联系#

[译注]

1.本节讨论的是精灵宝钻和阿肯宝钻在创作过程中的互相联系和演化发展。注意阿肯宝钻不是精灵宝钻。

2.麦西亚方言:Mercian dialect,麦西亚王国的方言,是两种盎格鲁方言之一(另一种是诺...

《【索瑟】【冰火AU前传】白马王子和银甲骑士》

点击tag Prince and Knight 阅读连载

5. Stay on the horse (上)

诺瑞在瑟兰督伊的寝室门前敲了三下,门开了。

他惊讶地发现年轻的提瑞尔从头到脚穿戴得十分整齐,紧身上衣、马裤、腰带、领针一样不缺,整齐到了觐见国王也不会失礼的程度。他举了举手里的篮子,“王家传令官早就唱过密林公爵大人的名字,我还以为你不会去参加国王的宴会了。还是说,”他眨了眨眼,“晚间有其他客人会来拜访?也许是一位更甜蜜、更美丽的客人?我是否来得不是时候?”

瑟兰督伊脸上的表情说明他确实没料到诺瑞会在这时到访。他侧身让了让,做出邀请的手势,“谢谢你的好意,请进。”他说,“并没有其他...

《【索瑟】【冰火AU前传】白马王子和银甲骑士》

点击tag Prince and Knight 阅读连载

4. Guests from near and far (下)

索林一直等到瑟兰督伊陷入沉睡之后才离开。

下午已经过了大半。他在走廊里隐隐听到庭院里人声喧闹,夹杂着马匹的嘶鸣:埃雷博堡似乎来了新的客人。他停住脚步,从窗边向外望了一望:圣堂的圆顶挡住了小校场。能够带着人马住进埃雷博堡,大概是哪位来参加比武大会的公爵大人吧。不过他倒并没有多在意:现在更让他烦恼的是如何去和自己的姐姐交待今天的事故。要实话实说吗?如果他想了解一下这位迪丝一直绝口不提的婚约者,还会有比校场更好的地方吗?战斗的方式最能看出一个男人的本性,这可是御林铁卫队长德...

这只是用来假装自己五月有更新的草稿。

历史AU系列2的开头。一千年过去了。


从前有这么一个故事,有关于一个王子、一枚魔戒、一座人迹罕至的黑森林和一些奇妙之事。

这要从那个五月一日的前夜讲起:这是一年之中的唯一一夜,人们正对带来新叶和繁花的春天恋恋不舍,却又期待着下一个有着悠长白日的夏天。于是这一夜成了一个节日;而对萨克森人来说,节日少不了成桶的蜜酒、各式美食、头戴花环的脸蛋红扑扑的姑娘和不停地邀请她们跳舞的小伙子们,就连他们神圣的世界树伊尔明苏尔上也被挂满了四月才会开放的鲜花,还有许多带着绿叶子的藤蔓和长着浆果的枝条,这样的盛景可不多见。

这其中有一位他们的王子,他的名字叫做索...

《【索瑟】【冰火AU前传】白马王子和银甲骑士》

点击tag Prince and Knight 阅读连载

4. Guests from near and far(上)

比佛帮瑟兰督伊撕开了右臂的袖口。剑伤有将近三寸长,皮肉外翻,血好像没有要止住的趋势,撕下来的亚麻衬衣已经被浸透了。

“还是赶快回去让欧音师傅看看。”王子说。

“殿下,你是说……宫廷大学士欧音师傅?”瑟兰督伊深吸了一口气,伤口是挺疼的,不过请御前会议的重臣来给他看比武场上的伤,会不会有点小题大做?他本来想逞逞英雄,告诉他们这可不是他第一次见血,可是看到王子脸上的表情,他又把话咽了回去。

“当然。”索林皱着眉头,看起来的确是在担心他。

“殿下说得对,这伤口挺深的,还是...

《蔷薇王冠系列出场人物简表》

点击tag Prince and Knight 阅读连载

随文更新,如有穿帮都是我瞎设定造成的

~~~~~~~~~~~

索尔.坦格利安,七国国王
        ⁃        妻子:史塔克家族的伊兰娜王后
        ⁃        子女
   ...

《【索瑟】【冰火AU前传】白马王子和银甲骑士》

点击tag Prince and Knight 阅读连载

3. An honorable combat(下)

距离比武大会举行还有一周,骑士、侍从和大大小小的贵族们已经陆续从七国各地蜂拥而来,令整座城市平日热闹了好几倍;街边无论是叫卖馅饼和啤酒的小贩、吆喝贩售工艺品和香料的商铺学徒还是身上裹着尽可能少的衣料的卖笑女郎都忙得不可开交。要是往常,年轻的坦格利安王子一定愿意下马享受一下难得的节日气氛;可今天他只是在马背上不耐地扭了扭:他不想错过他安排的这场比武,现在他的驯马“焦糖”的步速说不定还不比普遍人徒步快;同行的法林家两兄弟波佛和邦伯甚至还落在他的后面。

他本打算早上一接到报信就出发,但...

《【索瑟】【冰火AU前传】白马王子和银甲骑士》

点击tag Prince and Knight 阅读连载

3. An honorable combat(上)

同往常一样,瑟兰督伊醒得很早。他稍微迷糊了一会儿,觉得周遭比往日要安静得多,然后才想起自己身处埃雷博堡耐恩楼的新房间里。不像凯岩城,这里是城中要塞、王室居所,在这有一间卧室的人两只手就能数得过来。推开窗子,红砖圆顶的王室圣堂伫立在耐恩楼干涸的护城河另一端,但城堡的校场不在视线内,这点也和凯岩城大不一样。

年轻的提瑞尔用皮绳把头发束了起来,准备走去厨堡吃早饭。他已经给王储索恩做了七年侍从和养子,但王储从来不曾命令他——或是另一个葛雷乔伊家的侍从——做那些贴身男仆或者事务官的杂事,这...

《古代中国即不存在爱国主义,也无帝国、朝贡、民族主义|赵汀阳》

纯外行,本篇涉及的问题都是很有意思的问题,包括对中国信|仰问题的解释、现代中国能否构建自己的逻辑理论体系等等。

但是民|族|主义是不是现代国家的概念?中国历史上是不是一直都在开疆拓土?为什么“漩涡”式的同化就一定比竞争好?答案似乎还不能服我,读完只是冒出了更多问号...

有害书籍同好会:

严格来说应该是一起运营这个读书bo的 @浅薄无知 姑娘的推荐:-),虽对其中部分观点持保留意见,仍全文摘录如下。

摘自澎湃新闻,加粗部分如原文


10月31日,2015京城国际论坛在京举行,中科院欧洲研究所所长黄平、中科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赵汀阳、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李

《青亭岛的旅人》

存档

Cantarella:

当薄雾笼罩在葡萄藤上

脚下的道路现出了方向


歌鸫鸣声渐歇,泉水潺潺流淌

甜蜜的夜洒下丝绒般的梦网

从前他也曾路过此处

小憩时也曾有安眠曲低低哼唱


紫玛瑙,黑曜石

青棚架下葡萄酿成美酒飘香

睡意朦胧的小径弯弯绕

直到晨露摇响了草茎上的铃铛


金色蔷薇,冬雪玫瑰

哪怕他走到了多恩的边疆

从红酒海峡中鞠一捧饮

就能回到青亭岛他的故乡


当薄雾笼罩在葡萄藤上

漂泊的旅人总怀着回家的想望

《【索瑟】【冰火AU前传】白马王子和银甲骑士》

点击tag Prince and Knight 阅读连载

2. A Royal Feast(下)

千百根无烟的牛油蜡烛静静燃烧,令千百簇跳动的烛焰映在镀金的烛台上和四面墙上的银镜里,光亮非常,令人目眩。

王后舞厅里宾朋满座,喧闹之声掩过了宫廷乐师的演奏和歌喉。舞厅里顶多摆下一百张座位:除了王室成员,只有在王都也举足轻重之人才会收到邀请。而受邀之人没有一位会错过这次宴会:这其实是十年以来当今王储第一次和国王与王后一起在众多贵族面前亮相,标志着什么不言而喻。

伊兰娜王后伸手理了理她的发髻,感到有几分疲倦。她的丈夫国王已经喝了不少,看起来红光满面,正在和索恩以及紧挨着的巴林.拜拉席恩公爵交谈...

《【索瑟】【冰火AU前传】白马王子和银甲骑士》

点击tag Prince and Knight 阅读连载

2. A Royal Feast(上)

伊兰娜王后在她的休憩室里预备下的茶点丰盛得足以喂饱半打和索林一样大的年轻小伙子。迪丝姐弟三人就这样陪伴祖母在杯盘之间消磨了几乎大半个下午,喝掉了一整壶加蜂蜜和柠檬的荨麻茶,佐以凯岩城的见闻轶事,直到弗瑞林因为吃了太多甜点心而开始打瞌睡。

晚些时候,一个面生的侍童给索林带来消息,国王和王储与小议会的会谈已经结束,他可以去王储的私人会客室见他的父亲了。

这应该会是他第一次在办公的地方会见父亲,以前都是在休憩室或者卧室——那时父亲还把他当做一个小孩子看。再过一年他就十五岁了,几乎是一个成年人了。...

《【霍比特人的历史】节选翻译 IX iv. 瑟兰督伊之名 #精灵王名字的释义#》

The History of the Hobbit by John. D. Rateliff

点击tag阅读 霍比特人的历史 节选翻译 

译者:星饼脆 校对:seven stars

(第二阶段)

IX 在精灵王的殿堂里

iv. 瑟兰督伊之名

#精灵王名字的释义#

[译注]

1. 本书作者是著名托尔金学者,在《五军之战》花絮中也有出镜;本书是《霍》电影改编的重要参考材料(参见这里)。

2. 以下如非特地说明,精灵王都是特指《霍比特人》中的精灵王,the Elvenking。

3. 关于Thranduil...

《脑洞存梗2【沙漠商旅】》

Inspired by 随缘上Raven gn说的清真寺,和indie game Journey。


瑟兰督伊要带着一个商队穿越沙漠。

不久之前商队原本的首领庭葛被马贼所杀,整个商队损失惨重;为了尽快挽回损失,欧爷铤而走险想抄近路穿过沙漠,不知所踪;这趟商路算是这个商队重整旗鼓的唯一希望。

在路上商队捡到了昏迷不醒被丢在沙漠里的索林。索林是一个遥远王国的亡国王子。他说的语言商队的人听不懂,商队的话他也听不懂,所有交流仅限手势和表情。

途中遇到马贼袭击还不算是这个商队遭遇的最糟糕的事。他们还要面对残暴的大自然(沙暴etc)和生存资源极度紧缺下的人心不稳......在山穷水尽的时刻,索林和瑟...

《脑洞存梗1【半科幻,almost Cyberpunk】》

年末了清理一下脑洞内存......欢迎吐槽。

主要设定基于托老说最后不愿西渡的精灵会变成透明的“幽灵”。

索林是一个研究BCI(脑机接口)的科学家。他的研究成果包括选择性上传/下载记忆片段。看起来人类距离能够将意识上载到赛博空间,或者将意识在不同身体间移植只有一步之遥,然而这一步却困难重重,极难跨越。

研究进展不顺利,他在休假时得到了一本家族祖先的笔记,日志的主人写了一个他的爱人(瑟兰督伊)由实体变为无法触碰的灵体的故事。当晚他梦到了这个叫做瑟兰督伊的人,醒来才发现,他梦中的形象与日志底页夹着的全息照片全无二致。从此他开始了一段可以和灵体瑟兰督伊对话的生活。

他有许多疑惑:一个人可以爱...

我被这个游戏的美工、配乐、叙事美哭了(oh还有人物配音,声控福利)。

准备循环OST一个月。

《【霍比特人的历史】节选翻译 XIX iv. 等待之厅 #矮人们死后的归宿#》

The History of the Hobbit by John. D. Rateliff

点击tag阅读 霍比特人的历史 节选翻译 

译者:星饼脆 校对:seven stars

(第三阶段)

XIX 旅途的终点

iv. 等待之厅

#矮人们死后的归宿#

[译注]

1. 本书作者是著名托尔金学者,在《五军之战》花絮中也有出镜;本书是《霍》电影改编的重要参考材料(参见这里)。关于精灵王的身份之谜参见这里

2. 译名部分对照了文景版,部分取自维基;尚无通用译名的名词保留了原文,希望不会造成阅读的不便。

3....

《【索瑟】【冰火AU前传】白马王子和银甲骑士》

点击tag Prince and Knight 阅读连载

1. A Royal Reunion

这是一个平淡无奇的夏末的上午。埃雷博堡偏殿书房的窗边,一只蓝冠山雀声嘶力竭地唱着一只荒腔走板的求偶小调。窗户里面,王储之子索林.坦格利安端坐在橡木桌前,正努力在他最最讨厌的家谱学课程上保持清醒。这份努力貌似马上就要失败了。

“熊岛的莫尔蒙家族家徽是人立的熊。”

“白港的曼德勒家族家徽是手持三叉戟的人鱼。现任家主克雷根.曼德勒大人是廷前重臣,掌管海务。”

索林无精打采地瞪着面前摊开的那本巨大无比的书,大学士欧音师傅的手正在当前翻开的一页上指指点点、挪来挪去。那温温吞吞、毫无起伏的解说他是一句...

《卖一份严肃的安利,内含大量私货》

作为工科生胡说几句。

每当看到类似贴时都会默默思考一个问题:以男权社会形式存在的人类社会到底给我们(所有人,同时包括直男癌和女权主义者在内)灌输内化了多少观念?

各式文艺作品中充满“男性凝视”的女性角色刻画(要么是完美的“天使”型人物,要么是婊 |子,要么是女性外表下藏着的男性性别刻板印象)仍层出不穷,大行其道。

绝大部分色|情商品都是依照男性喜好打造的,女性显然无法从中得到欢愉(有时我觉得这也许是腐女存在的主要原因)。

腐文化中没有了性别区分,是否就是一段起点上更为平等的关系的保证呢?并不,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仍试图把男女性别刻板印象带入进来(原创角色不论,同人这样做就比较耐...

《【索瑟】【历史AU】A Memory of Oblivion.完结篇》

Thorin=Thorinus. 

1 2 3 4 5 6

7. Until then

~~~~~~~~~~~~~~~~~~~~~~~~~~~

“——瑟兰督伊,拦阻我即是与我为敌。”

罗马人说这话的声音并不大。精灵站在那里,觉得他的声音十分遥远。风从天上落下,沉重笨拙地降落在地面上,使世界归于静默。

“拦阻我即是与我为敌。”

静默吞噬了风雨声和桃金娘叶子发出的沙沙声,这句话却仍盘旋在在空中不肯离去,音节之间彼此相击,发出金属清脆的鸣响。是谁曾经对我说过同样的话?在什么时候?

极远之处的一点飞快地掠到眼前,一道门扉在瑟兰...

《【霍比特人的历史】节选翻译 IX iii. 林木与岩石之王 #精灵王的身份之谜#》

The History of the Hobbit by John. D. Rateliff

点击tag阅读 霍比特人的历史 节选翻译 

译者:星饼脆 校对:seven stars

(第二阶段)

IX 在精灵王的殿堂里

iii. 林木与岩石之王

#精灵王的身份之谜#

[译注]

1. 本书作者是著名托尔金学者,在《五军之战》花絮中也有出镜;本书是《霍》电影改编的重要参考材料(参见这里)。

2. 以下如非特地说明,精灵王都是特指《霍比特人》中的精灵王,the Elvenking。

3. 译名部分对照...

《【索瑟】【历史AU】A Memory of Oblivion》

Warning: 本文闷到崩溃。

Thorin=Thorinus. 

Previously on A Memory of Oblivion :永生的大王没有西渡。他使用遗忘咒忘记了山下之王,却又在花神节上和重生的索林再度邂逅。在与迦太基战神汉尼拔一战之后罗马人索林成为战俘并被迫与狼角斗。大王营救了他并为他治疗。然而索林无法忘记亲历的惨烈战争。

1 2 3 4 5

6. The only way out

~~~~~~~~~~~~~~~~~~~~~~~~~~~

西方的墨蓝天幕上,新月即将走完应行的轨迹。余下的夜还很长。

枕着...

《BotFA EE quick repo》

开车去影院的路上雷电交加,交通堵塞,于是我错过了屠龙的部分......


剧透留空?























~~~~~

 细节不一定全,捡印象深刻的说吧。

Gandalf被褐袍救走,Radagast把手杖给他,并说上面的石头...

《Thranduil: “林木与山石之王”还是“蓬勃的春天”?》

五军之战加长版下周即将在北美部分影院上映,同时蓝光碟中花絮部分的目录也放出了。其中有一项叫做THE KING OF WOOD AND STONE (28m 48s),令我看到时小小地迷惑了一下:林木与山石之王?林木之王指代瑟兰督伊没错,但是这里的STONE似乎并不经常和密林的精灵王有所联系(和我一样先联想到山下之王的朋友,注意这里THE KING是单数)。


放下论文不写,立刻跑去谷歌的我找到了这么一本书: THE HISTORY OF THE HOBBIT, by J. R. R. Tolkien and John D. Rateliff. 这本书的作者John D. Rateliff...

《【索瑟】【历史AU】A Memory of Oblivion》

Warning: 本文很闷。这章是索林的脑内。

Thorin=Thorinus. 用英文名字会比索林和索瑞纳斯相像得多......然而强迫症如我还是不能忍受正文里中英混杂,抱歉。

Previously on A Memory of Oblivion :永生的大王没有西渡。他使用遗忘咒忘记了山下之王,却又在花神节上和重生的索林再度邂逅。在与迦太基战神汉尼拔一战之后罗马人索林成为战俘并被迫与狼角斗。大王跑去营救了他。

1 2 3 4

5. Part of me was left on the dusty plain of Cannae...

《【索瑟】【历史AU】A Memory of Oblivion》

索瑞纳斯=Thorinus=拉丁化的Thorin(credit:  @seven stars)

下划线=斜体

Previously on A Memory of Oblivion 1 2 3

~~~~~~~~~~~

4. My prayers have been answered

索瑞纳斯差一点就能逃出迦太基联军[1]在卡普阿的大营了。

一个月前他听说汉尼拔同意罗马战俘的代表去向元老院带去赎金条件和休战条约。他猜想那进行得并不顺利,因为之后再没有任何消息传来。战俘营每天获得的粮食越来越少。每天都有人死于伤重不治和饥饿。他算是幸运的,受的伤算不...

《《海伯利安》安利书评》

丹.西蒙斯是一个世界建造者。这是我读完《海伯利安》后的第一感觉。说到世界建造者,在幻想文学里大家首先会想到的是一代宗师托尔金,然后就是杀人如麻的马胖子。实际上以我有限的欣赏水平,很难确切描述普通幻想小说作者和他们之间的具体差异;我读过太多小说同样试图营造一个宏大的世界,而你却只觉得他们所展现的像是古早动作电影里用的背景纸:一堆酷炫的新名词在上面排列着,苍白,突兀,平板。《海伯利安》绝非如此。作为一本科幻小说,它同样有许多新的设定概念(这实际上是所有幻想小说用来营造“距离感”的常用手法),刚开始读的时候你可能略微被“时间债”、“光阴冢”、“超距传送”等等所阻碍,也会奇怪为什么人类社会会为霸主所领...

《【索瑟】【历史AU】A Memory of Oblivion》

Warning: 本文非常的闷,大多都是大王的脑内。

 下划线代表脑内。

 前文 I   II

~~~~~~~ 

3. The battle that Rome wanted


当瑟兰督伊听到罗马大败的消息时,他正在伊庇鲁斯的港口,准备登上从希腊返回意大利的单桅帆船。

 他的管家正在舱内最后一遍清点货品清单:雕塑、银器、书籍,以及理所当然的、装满希俄斯岛出产黑葡萄酒的酒桶。这酒在罗马价比黄金,数量容不得一点差错。做为船主的精灵正站在从岸边驶向帆船的小艇上,打算最后一个登上甲板。他...

《【索瑟】【历史AU】A Memory of Oblivion》

Warning: 本文很闷。

罗马人是索林的转世。


2. One night in Rome

精灵和罗马人正并肩走在帕拉蒂尼山的小路上。路旁的树梢噙着半落夕阳的一抹火焰颜色,远处遥遥飘荡着一线忽隐忽现的歌声,黯淡的群星慢慢从淡玫瑰色的天边升起。

在瑟兰督伊的记忆中,密林也曾享有同样的平静。在同一片星光照耀下,他的族人曾经欢笑,曾经吟咏,曾经歌唱。而他居于王座之上,旧伤永远折磨着他、消耗着他、提醒着他。今时今刻一切都不同了。他不再是战士、父亲、国王,他只是全然自由的自己。也许这并不能完全解释为什么他会把一个萍水相逢的罗马人带回家,但那又有什么关系?旅途如此漫长,有时他也需...

《Game of Thrones Season 5 Finale》

本季抱着看ooc平行世界同人的心情一路看一路吐槽到现在,终于季终了......

是谁剧透说小剥皮被杀的?根本没有好吗!

二鹿被黑到底于是领便当退场了(我也很想吐槽美人说蓝礼是rightful king,你确实当二鹿不存在啊)。

小鱿鱼和三傻,关键字 leap of faith.

弥塞拉的便当顺当地建立在艾拉利亚和沙蛇的集体ooc上。

生化魔山脸很绿。

龙妈扔戒指一秒出戏到格林童话汉索和葛丽泰。

囧四刀为什么变成了囧六刀?


《【索瑟】【历史AU】A Memory of Oblivion》

*二次布匿战争时期AU,历史事件时间轴并不完全精确(+-0.5年)。


1. I met this perfect stranger on Floralia

当瑟兰督伊从埃尔隆德手中接受遗忘之咒作为临别赠礼的时候,并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用在自己身上。

人类的纪元早已到来。中洲的精灵纷纷踏上笔直航道,去往蒙福之地。他以最庄重的礼节一一送别了他们,而他们也一一向他回以祝福。

“吾友,我愿时光和岁月能够逐渐抚平你旧日的伤痛。”睿智的诺多精灵领主与他道别,“如果你不愿被凡世的羁绊烦忧缠绕,你也许会用到这个。”埃尔隆德送给他一个小小的卷轴,封口处银色的精灵文字写着“遗忘”。瑟兰督伊微笑着接受了...

《写在暂停更新准备修文之际》

 私信了@lyhsh gn,怕你看不到,就在这里写一下at你~


今天上线发现久违地收到了许多通知(是的小透明写手每天都会上线看点击什么的捂脸),原由是@lyhsh gn帮我的小冷文卖了安利。对gn给我的评价,我在受宠若惊的同时感到了无地自容。

蔷薇王冠是我一时鸡血开了脑洞要写的,因为很萌双王做为“王”的特质,所以想自割腿肉推广这个人设。首次产出,还不知死地选了pov写法,写着就感觉到自己在遣词造句和布局谋篇上都有很多问题,和很多产出索瑟的成熟作者完全无法相比。支持我磕磕绊绊写到第8章的就是对cp的爱和一直追文的小伙伴们( 比如@天生喜感的思澄 )...

《王子与骑士 【A Crown of Roses】前传/番外/段子#1 First kiss》

正文要修大纲,并且因为进入论文修罗期晚期的缘故,更新将变成不定期。

在滚去写论文前随便放点摸鱼写的前传小段子来甜一会~

First kiss

当长枪比武终于结束,索林悄悄地跟在骑士身后进了营帐,用一个眼神止住了身后密林侍从官几乎脱口而出的询问,将他关在了营帐之外。“加里安,来帮我卸甲。”索林默不作声地走到他身后,开始解开固定一侧肩甲的皮绳。浸过汗水的绳结固执地扭在一起,令他很快就在心里开始诅咒这搭扣该死的难解。当等得不耐烦的瑟兰督伊转过头来,发现在帮他卸甲的人是王储之子时,那一霎那他的脸色真是精彩极了。但金发的骑士马上调整过来,仍旧站得笔直,用平时习惯的傲慢口吻评价道,“殿下,我还以为他...

《【索瑟】【冰火AU】A Crown of Roses》

Chapter 8.

Thranduil

(that stops me from my claim)


此坑返工建设中,请稍后回来~

《【索瑟】【冰火AU】A Crown of Roses》

Chapter 7. 

 Thorin

 (or the insanity in my vein)


此坑返工建设中,请稍后回来~

《填坑心情》

不想写苦逼的索林跑剧情,只想写大王在回忆杀里谈恋爱怎么破orz


像是索林弹着黄金竖琴给他的骑士唱"two hearts beat as one" 或者 "lusty lad"之类的(大王你脸红了吗


回到现实,这种不合画风的东西出现在回忆杀里也只能是打马赛克的份儿......只好寂寞地在lo里碎碎念一下。

《【索瑟】【冰火AU】A Crown of Roses》

Chapter 6.

Bilbo

(that haunts me everyday in my dream)


此坑返工建设中,请稍后回来~

《【索瑟】【冰火AU】A Crown of Roses》

Chapter 5.

Legolas

(Is it a ghost from the old days)

此坑返工建设中,请稍后回来~

《【索瑟】【冰火AU】A Crown of Roses》

Chapter 4.

Kili

(whether it's good news I can't decide)


此坑返工建设中,请稍后回来~

《【索瑟】【冰火AU】A Crown of Roses》

Chapter 3.

Thranduil

(But then I hear the message in the air)


此坑返工建设中,请稍后回来~

《【索瑟】【冰火AU】A Crown of Roses》

Chapter 2.

Fili

(a key and a map come to us)


此坑返工建设中,请稍后回来~

《【索瑟】【冰火AU】A Crown of Roses》

Chapter 1. 

Thorin

(Before the Quest of Erebor starts)


此坑返工建设中,请稍后回来~

© 星饼脆/Powered by LOFTER